东港区旅游局欢迎您!

乡村旅游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乡村旅游

乡村旅游

【美丽乡村】东港这村建于300年前!看看是你的家乡吗?

2017-11-30 10:51:44  

香河街道后时家官庄,大约300年前由时氏在此安家建村,目前该村人口以时氏为主。该村居河山之阳,坐北朝南,山清水秀,水系发达,民风淳朴,人杰地灵。

该村主要分两大部分,一是村委驻地所在的主要聚居区域;再是村西边侧的老村落,此处民居都是几十年、甚至上百年的老房子,多依地势而建,用石块砌成,与大山浑然祥和。

柴桑村落山泉,
茅屋菊花石院。
黄卷化坐贤明,
慧流涔聚池心。
驭使龙车九乘,
自在遨游苍穹。

1998年腊月,俺经过香河庞家庄子,发现路边有三间石头老房,住着一位古稀老人。冬天黑的早,老人每天下午3:30左右开始关门,关到约5点。

讲到这里有人会问:什么门得关这么久?门,是石头门!就是一堆乱石块,每天下午,老人会一块儿、一块儿的把石头垒在自家门口,堆的和墙头一样高,每天如此,因为熟练,今天的石块还在昨天的位置上。

每天早上5点钟,老人准时起床、开门,他一块儿、一块儿的,从昨天垒好的最后一块石头拆起,按昨天的反顺序把石头拿下来,仍在昨天的原处。

每天都得摸两把,日拆日垒,石块们都已包浆光滑了。

 

一堆形状各异的石头,不用泥水粘合,干碴在一起,成了一道矮墙砟,无欲无求地散发着原始的味道。

 


秋末冬初,霜降前后,是大白菜窝心长个的关键时期,一位老人在菜园捆白菜。

她家菜园背靠大山,依着地势,用小石头儿垒上了护墙,墙下是一口猪食槽,不知何时已“退休”在此。

 

茶园看护房门前,一株柿子熟了,挂了一树的“红灯笼”。

柿子树,头顶蓝天,背靠大山,结了红彤彤的柿子,主人感恩上苍的馈赠,留了些柿子,给鸟儿们做冬天的口粮。

 

老房子的残垣,虽是一堆石头,加上了人工,就有了苍凉、静谧的美。

 

房前屋后,遍生了普通农村也难得一见的植物。图为一位老大娘在摘枸杞。


枸杞,可以泡酒、做药材、零食。

 


除了枸杞,还有山里红(山楂),看着就冒酸水。生吃太酸,要是用冰糖水煮山楂罐头,那可是吃不够的美味。

 

一只小花狗站在家门口,摆头摇尾,等待主人回家。

老石磨,静静地坐在这里,与旁边的条石嘎好邻居。

 


认得这个吗?这是新石器时代的标志作品。对了,这就是“碌碡”( liùzhou)。


碌碡又称“碌轴”,可以用牛马拉着,也可以人自己拉,这是碾压黄豆、麦子等谷物的农具,也用来碾平场地。

 

 

一棵大树,一座小房,一片蓝天,一座大山,在这里安家怎么样?

 

这是后时家官庄水库,位于村西头,山水相映,波光粼粼,为附近的果园和庄稼提供了丰富的灌溉水源。

 

水库西南角,有一座马鞍形状的小山,村里人叫它刘家山。山脚下,原有一所武术学校,现在只留下巨大的红色“武”字。

 

进山,防火是头等大事,不能带火种进山。防火站有专人日夜值班,旁边的大树上,绑着好几个高音喇叭,不停地进行防火宣传。

 

知道枕头席子、炕席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吗?除了用竹子做,还可以用“席蔑子草”。下图就是席蔑子草,如果营养和雨水跟得上,可以长到一米五高,过去条件有限,人们就用这种草织席、做笊篱。

 

山上就是不缺松树,有的是松棱子。松棱子生的好看,不管是长在树上,还是随便摆放,总像个艺术品。

 

以前,松棱子是乡亲们喜爱的燃料,烧着方便,还可以卖钱增加收入。

松棱子烧起来有股松油的香味,用来烧水做饭,绝对比用碳或电做的味道好。

 


茶叶,在地为景,在碗是茗。茶叶,是后时家官庄的特产,耐冲泡,味质醇厚,配上本村的山泉水,绝对是就是一壶佳茗。

今年10月18号,俺出去串门,捎了一杯后时家官庄茶水,离开时忘记捎水杯。10月30才去拿杯子,发现奇迹了:泡了13天的茶水,看上去依然新鲜,而且没有茶锈。原因就是:水好、茶好!

 

茶园,河山向阳坡地上的茶园,喝山泉水成长的山茶。春茶、夏茶、秋茶,各有特色,好不好喝?想想就馋。

山上有野生花椒,麻味百分百,可惜数量不多,只是零星分布。

 

楸荠。种了桔子籽,没有嫁接,长成了枳树。晏子说的“在江南为桔,生江北则为枳”,说的就是楸荠(枳),它虽味道苦涩,却是一味利通滞的药材。

 

梿枣枣儿,不能吃,它春天时开的一穗穗小紫花,却是香遍了大街小巷。

 

疾风知劲草。虽已枯干,却仍柔韧。

 

劲草,掩映着石块桥……

 

高高的芦苇,总是那么玉树临风,清气有节……

 

野枣枣儿,酸酸甜甜,皮多、肉少、核大,也是一味药材;核呈圆形,质地坚硬,有爱文玩的朋友,都用它串珠子。

 

秋天的颜色,秋天的林。
霜降初凉,碧树生了黄叶;
绿了一年,终是叶落归根。
秋风横扫,卷起金舞浪漫;
涅槃重生,早忘却了前世今生……

 

乡亲们猜测,可能这些松树小时候,遇上了风雨,把树干刮弯弯了。


松树配石头,上苍的杰作。

半面天空半面山

一半高山,一半天


极目远眺,看不见村落,原来,后时家官庄早已掩映在青山中了。


大树,守望着什么……


春耍海,秋耍山,拾掇完了赶东关。
一点不假,秋天的山村山景,很有看头,
流连忘返,恨不得弄间小房,在此安居。

恬淡良善尽朴纯,
从容离恶总归真。
世人多挤进衢城,
我偏独做山野人。

 


作者简介
时文坤,男,80后,香河街道时家村人,现在香河街道工作;当过兵,搞过多年新闻宣传,在省市级媒体发表过整版和通版稿子。多借修心类和纪实类文稿,抒发心意、记录人生。